歡迎訪問鄭州市建筑協會網站,今天是 網站首頁 | 會員之家 | 下載中心 | 聯系我們
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 城科研究 >> 信息正文
鄭州歷史文化名城的重大價值和地位
作者:原創 文章來源:本站 點擊數:3887 更新時間:2016/10/14 15:13:09 【字體:

鄭州歷史文化名城的重大價值和地位

胡燕  曹昌智  陳晟  李丹  張艷瓊

【摘要】:對歷史文化名城進行價值評估,合理定位,是保護名城文化遺產,傳承歷史文脈,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前提條件。必須通過深層研究、發掘、梳理、整合歷史文化資源,抽絲剝繭,發現其本質規律,尋找古代文明與現代文明的契合點,從而促進歷史文化名城經濟社會健康持續發展。通過鄭州研究案例,還原了這座歷史文化名城“華夏文明之源”的重大價值和地位,從而為提升鄭州城市形象和彰顯城市文化品位,增強鄭州在建設中原經濟區和實施一帶一路大戰略中,建成我國中部現代化立體交通樞紐和國際化商都的文化軟實力,提供了理論依據。

鄭州是我國八大古都之一,其城擁有3600多年悠久歷史,但自商城廢都后數千年間沉寂史海,直到清末民初隨著鐵路交通出現,才又重新崛起。如今的鄭州,除商城遺址和少量文物尚存,已經看不到比較完整的古城格局、傳統風貌和歷史街區。在人們心目中,鄭州“有歷史沒文化”,不過是一座“火車拉來的城市”。對于鄭州歷史文化價值研究的缺失和認知障礙,一直以來成為制掣名城保護和提升鄭州城市形象與文化品位的軟肋。

合理評估歷史文化名城價值及定位,對于保護名城文化遺產,傳承歷史文脈,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至關重要,也是充分發揮文化遺產資源優勢,增強城市軟實力及其核心競爭力的重要基礎。近年來我們致力《鄭州歷史文化名城保護與發展戰略規劃研究》,堅持尊重和吸收考古發掘成果,認真檢索爬梳、整合研究相關歷史文獻、論文和各類規劃圖件,探尋名城鄭州的演化軌跡和文化脈落,通過抽絲剝繭,慎思明辨,深感鄭州歷史文化底蘊極其豐厚,具有華夏文明發祥地與核心傳承區的重大價值和不可替代的歷史地位。

一、試論華夏文明發祥地與核心傳承區

就人類文明來說,發祥地與傳承區指的是文明起源地和傳授繼承的地域。關于人類文明起源,學界認為包含物化形態要素與社會形態要素兩個層次。物化形態要素即文字、青銅器、城市和禮儀建筑;社會形態要素如私有制、階級和國家組織。夏王朝是我國第一個奴隸制社會,盡管史書對夏朝言之鑿鑿,而且已經出土了一定數量的青銅和玉制禮器以及相當于夏代紀年的城邑遺址,但是迄今沒有發現被學界公認的夏王朝存在的直接證據,尤其是沒有文字的自證物。

美國學者摩爾根在《古代社會》中指出:“文字的使用是文明伊始的一個最準確的標志,刻在石頭上的象形文字也具有同等的意義。認真地說來,沒有文字記載,就沒有歷史,也沒有文明。”這一論點同馬克思和恩格斯的論斷吻合。恩格斯的《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是馬克思主義國家學說代表作之一。著作副標題寫明“就路易斯··摩爾根的研究成果而作(Im Anschluß an Lewis H. Morgans Forschungen)”。他在著作中指出:“摩爾根在美國,以他自己的方式,重新發現了40年前馬克思所發現的唯物主義歷史觀,并且以此為指導,在把野蠻時代和文明時代加以對比的時候,在主要點上得出了與馬克思相同的結果。”認為在野蠻時代的高級階段,“由于文字的發展及其應用于文獻記錄而過渡到文明時代”。

我國文字、青銅器、城市和禮儀建筑出現在商朝。這是一個有階級和國家組織的私有制社會,同時具備人類文明起源的物化形態要素與社會形態要素。成湯滅夏后最早建立的商代都城史稱亳都,也就是學界普遍所指今鄭州商城遺址。在這里出土了大量陶器、玉器和青銅器,發現了兼有防衛、居住、王宮、手工作坊等功能分明和營建形制的古城以及專事祭祀活動的禮儀建筑,尤其是出土了早商時期甲骨文字的實物。

商代以前的文字符號如骨刻文和朱書陶文尚屬于中國文字的雛形,直到安陽殷墟出土的那些甲骨文才是我國最早成熟的文字。上世紀50年代,在鄭州二里崗發掘工地采集到了一片早商時期僅有十余字刻辭的牛肋骨殘片(右圖),雖然學界對此釋文也各有所見,但是刻辭作為表意語句與殷墟的甲骨文頗為相似。并且甲骨刻辭和考古發現的商代以前單個字符已經有了本質區別,表明早商時期的鄭州已有文字出現,在這以前具有圖騰意味的文字符號開始進化為連貫表意的文字語句。發現文字的實物例證,說明鄭州當時具備了文明起源的所有物化形態要素,進入了文明時代。

華夏文明誕生在中原地區的黃河流域,先民創造的所有農耕文明都離不開這片中原沃土。廣義中原涵蓋了河南全域和河北、山西、山東、安徽部分地區,但是中原地區的核心是以鄭州為主體的空間地域,范圍大體在夏商王朝的核心地帶,特別是在嵩山以東人口稠密、土地膏腴、溫暖濕潤,資源豐富的今鄭州市域。通過對歷史文獻、考古發掘成果和我國夏商周斷代工程的綜合分析研究,并經多次專家學者論證,認為正是在這里誕生了人文始祖黃帝,產生了上古時期的黃帝歷法,集聚了華夏民族,出現了最早的文字、青銅器、夏商王城、禮制建筑、國家形態、政治制度、哲學理念、思想文化、宗教藝術等等,并由這一區域發散遠播,影響到了整個中國,乃至華人世界。鄭州現存大量上古時期文化遺址、先秦大型都邑城址群和秦漢以來登封“天地之中”歷史建筑群,是迄今國內唯一年代鏈條清晰、文化形態從來沒有間斷過的華夏文明的傳承載體,足以說明鄭州在華夏文明史上的核心傳承區地位。

二、孕育華夏民族和中原文化的腹地中心

鄭州擁有孕育華夏民族和中原文化的腹地中心的地位,并不是歷史的偶然。現代科學對氣候文明史的研究發現,距今約8000年時伴隨世界冰川消融,全球范圍海平面上升。我國學界還根據《山海經》等記載和對古海岸遺跡考古研究,并通過黃河在華北平原和黃淮平原泥沙沉積量的時間推算,判定中原地區在遠古時代大部分還是海浸。(如下圖)海岸線大體位于今京九鐵路和京廣鐵路之間。當時包括泰山在內的山東丘陵不過是海中群島。當代學者王紅旗歷經二十年潛心研究《五藏山經》,和孫曉琴繪制完成《帝禹山河圖》,形象地復原了《山海經》中的山脈也是一個印證。以后中原地區的出現得益于黃河沖積扇形成。

黃河中游流經黃土高原,由于地表徑流不斷侵蝕兩岸黃土,到了今河南孟津,河道突然變寬,水流減緩,河床抬高,加之下游河道頻繁變遷,堆積成黃河大沖積扇。與此同時,發源于山西黃土高原的漳河脫離山地涌出,也形成沖積扇向東堆積延展。所以那時中原陸地的范圍就近分布在自孟津向東、南、北展開的黃河大沖積扇的頂部,以及太行山脈東麓的黃土臺地,也就是考古發現裴李崗文化、仰韶文化時代的今鄭州、洛陽和發現磁山文化的太行山東麓文化軸帶。再往東去,海、湖、沼澤毗連,不適宜人類棲息生活。鄭州地域遠古時代所處的特殊區域地理條件,使當初華夏先民高密度集聚在這里。先有華夏人文始祖黃帝誕生在軒轅之丘,也就是今鄭州市的新鄭。隨后炎黃后裔在黃河中下游相繼建立了夏、商、周三朝,把許多都邑營造在這片地域。鄭州由此成為孕育華夏民族的中原腹地。

“華夏”是古代居住在中原地區的漢民族,稱為炎黃子孫。遠古時代炎帝部落和黃帝部落在黃河流域起源并發展起來。他們的后裔經過兩千多年長期融合,逐漸形成了華夏民族。華夏族把天下分成九州,認為中原位居九州之中,是中央大城邦的所在,所以稱作“中國”,有別于“東夷、西戎、北狄、南蠻”的四方異族部落。商代以后至秦漢統一前,中原是華夏民的主要活動區域。夏商周時期的都城或方國遺址在鄭州境內不斷發掘出來,見證了華夏民族在中原地區形成、發展、演變并建立王朝國家進行統治、征伐和創始文明的主要歷程,而中原文化又是以華夏族為主體在中原地區進行繁衍生息中所創造的的地域文化,鄭州的地理區位恰在前秦時期的兩大中原古都洛陽和安陽之間,處于中原地理和中原文化核心區。從而奠定了鄭州的中原文化腹地中心地位。

三、開啟我國古代城市文明并創立王都典制

由聚落向城市的居住形態轉變,進而形成城邑體系,向城鎮體系轉化,是我國城市文明的漸進過程,也是古代社會的深刻變革,反映了中國古代聚落形態演進和城市國家發展階段所呈現的社會形態特征。通過鄭州及周邊地區的西山城址、登封王城崗遺址、新密新砦遺址、偃師二里頭遺址和鄭州二里崗遺址等仰韶時代以來的考古發現,從梳理和研究分散的城址與夏商聚落營建時序、規模、相互之間布局關系中,可以發現從古城個體營建形態,到形成城邑聚落體系的規律性轉變軌跡,表明古代城市文明已經出現。對于開啟我國古代城市文明的貢獻,鄭州至少體現在三個方面:一是城邑營建技術。不僅西山城址已有版筑夯土技術,而且首次出現較大規模的夯土城垣。也在鄭州商城,開創了我國數千年版筑夯土城垣先例。二是城邑功能分區。商代城市和夏代城市相比,具備了一般城市的基本要素,包括城市中心建筑、城市防御設施、城市商業和手工業以及城市居住區等。城市中心建筑由宗廟到宮室、城墻與城池由城池分設到合二為一、商業由鄉野到城市、手工作坊布局由城郊到城緣、城市居住區也有“內城外郭”的結構布局。三是城邑層級結構。鄭州地區分布有許多古城、聚落、衛城遺址等,城邑之間出現了層級區分,開始形成人口、經濟、文化要素集約發展的地域系統,是我國古代城市文明進步的重要標志。伴隨西周時期分封制的建立和完善,建立在城邑等級差異基礎上的政治經濟聯系逐步得到完善,形成我國最早的城邑體系。

在城市文明進程中,鄭州商城具有標志意義,都城形制稱得上中國最早王都典制的創舉。其一,都城形制。都城是國家權力中心。它的營建在政治、禮制上的意義都遠遠超過了居邑的要素條件。都城和居邑的主要區別在于有沒有專門設有宗廟、社稷壇等祭祀場地。《左傳·莊公二十八年》記載:“凡邑,有宗廟先君之主曰都,無曰邑”。這是因為都城是宗法血緣政治的統治據點,必須設置宗廟顯示應有的政治地位。商城遺址發掘出來的祭祀坑,表明已有宗廟和社稷郊祀的制度,印證了我國古代祭祀制度成于商代。鄭州商城空間布局以東北部為重心,把宮殿區安排在這里,居民點分布在次要位置。手工業作坊、墓葬區、祭祀都在內城外圍地帶,形成等級分明、布局有序的分布。其二,形態構成。都城形態最早出現了城與郭。采用城郭分置、兩重防御、功能分區,貴賤等級、郊祀和墓葬區等規劃理念也已形成,體現了建立國家權力中心禮序規范的規劃思想和古代“筑城以衛君,造郭以守民”的營城理念。其三,都城制度。古代不少朝代都有兩京制、主輔都制等都城制度。早商時期的鄭州商城和偃師商城恰是一大一小的兩個都城,為該都城制度的雛形。這對商朝以后的許多朝代如西周、東周、西漢、東漢、西晉、東晉、以及唐、宋、明遷都,甚至金代、遼代等設立多個陪都也產生了深刻影響。

四、彰顯“天地之中”宇宙觀與立國治世理念

登封“天地之中”歷史建筑群是一處以“天地之中”理念為代表的世界文化遺產,彰顯了中國傳統的“天人合一”古代宇宙觀。這里不僅保存著西周早期確立“天地之中”理念時的實物遺存圭表,而且在嵩山的811項歷史建筑分別代表了不同時代的各類主導文化,傳承著以地處登封的中岳嵩山為“天地之中”的理念,并且上升到延續3000年發展脈絡的一種精神文化境界的追求,充分體現了華夏民族對它蘊含的古代宇宙觀的崇尚和堅守,使登封“天地之中”歷史建筑群成為一個業已消亡的科學、教育和信仰體系的物質見證。

直觀解讀“天地之中”,是一個方位的概念。即中國位居天地中央,而天地的中心在中原,中原的中心就在登封的中岳嵩山,所以嵩山地區是中國早期王朝立國建都理想的政治中心和文化薈萃中心。古人代代相傳追求和認同“天地之中”理念,自有深刻道理。古代宇宙觀認為人從自然來,依賴于自然。老子著《道德經》指出自然界天、地、人三者和諧共生。莊子更把老子的“天地人和”宇宙觀凝煉為“天人合一”。在古人看來天地人渾然一體。立身天地之間,達到和諧的理想境界莫過于中和之美。正如《禮記·中庸》所說:“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達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萬物育焉。”主張唯有執中守正,才能和諧交融。不難看出,“中”既有方位的概念,又被賦予了思想蘊涵,意為適中合理、適當有度,不可太過,又不可不及。就空間方位來說無論是上下左右,還是東西南北,就像眾星拱辰,都要圍繞居“中”的核心,突出“中”的地位,于是“居中為尊”順理成章成為古人的共同認知,“天地之中”理念及其文化精髓歷經數千年傳承不息。

自中岳嵩山被尊為“天地之中”,中國古代禮制、天文、儒教、佛教、道教等文化流派紛紛云集嵩山建立基地和祖庭,逐漸形成中華文明的核心,在這里相互交流融合。就連儒家以“天人合一”為精髓的“中庸之道”思想,以及主張和諧無爭的漢傳佛教圓融精神,也都深深受到天地之中理念所蘊含的古代宇宙觀影響。

“天地之中”還衍生出“居天下之中”的立國治世理念。鄭州商城內城為方形,外郭為圓形,商王居于其中,就是這種理念最形象的表達。西周早期周公營建洛邑時在登封地區的陽城筑圭表測影臺,求得北極星為“天中”,并將測影臺位置對應視為“地中”,以示周王朝的正統地位,象征周王受命于天,擇中立國,盡收“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之威。中國歷代王朝也都仿效西周,把“天地之中”理念從思想意識物化為特定的地域空間和古城、建(構)筑意象形態。皇帝自稱天子,設立中央行政機構,直接管轄四方,通過分封藩王和欽命官吏,加強地方統治。“天地之中”的理念在對待番邦關系上,以“天下共主”的地位,實行朝貢制度。以使番邦臣服。

五、擁有縱貫古今的區域交通大樞紐中心地位

鄭州在我國區域交通大樞紐的中心地位十分突出,并不是近代火車拉出來的意外成果,而是自古以來特有的區位交通優勢凸現,是鄭州歷史文脈傳承的必然。

從史前文化遺存軌跡不難發現,地處中原的仰韶文化和龍山文化在遺址分布上具有明顯的交叉路線,以今鄭州為交叉點,三條主要古驛道呈“Y”型結構,分別向西、北、南延展:西朔大河而上直通河洛;北由古滎澤跨黃河,沿太行山東麓經衛輝、新鄉、安陽一線而至邯鄲;南向直下許昌、平頂山、漯河一線,直指荊楚。古驛道連接成的文化遺跡和古聚落分布,展現出史前社會人類的文化聯系,已經把鄭州定位在了區域交通的節點。

西周時期武王分封其弟管叔為管國(今鄭州管城區)諸侯,宣王封其弟王子友立鄭國,后隨周平王東遷,將鄭國移都新鄭,都因諸夏政權遍及今河南及其周邊,鄭州區位交通舉足輕重。秦漢以后更因鄭州北控黃河天塹,西扼關中、河洛通往中原地區咽喉,鄭州周邊城邑大小驛站遍布,古滎澤水網密布、驛道、運河縱橫,形成政治中心與經濟中心的聯系命脈,成為兵家必爭之地。陸上有轘轅古道和汴洛古道之便,加上隋代開通大運河,漕運能力迅速提升,鄭州漸成交通樞紐以及物資裝運和商品貿易集散中心,歷代傳承,經久不衰。到了清代,在河南省府開封聯結所轄各府州縣的7條主要驛道中,竟有3條經由鄭州,足見鄭州在地域交通網絡中的重要性。于是才有了清末兩廣總督張之洞建議光緒皇帝自京城外盧溝橋起,經行河南到漢口,修建縱貫南北的鐵路大動脈—盧漢鐵路,并將黃河大橋建在位于鄭州城北邙山頭。同時將汴洛鐵路(隴海鐵路前身)與盧漢鐵路在鄭州交匯,從此奠定了鄭州縱橫四方的區域交通大樞紐中心的架構。

綜上所述,古都鄭州歷史渺遠綿長,承載著極其豐富厚重的價值和文化內涵,無論自然稟賦,還是人文積淀,都使這座歷史文化名城無愧華夏文明發祥地與核心傳承區的盛譽和地位。只要進一步增強文化遺產保護意識,充分彰顯“華夏之源”的唯一性特色,只要在歷史文化名城保護與發展中精心籌劃,妥善安排,就一定能夠引領中原經濟區崛起,為實施一帶一路國家大戰略作出新的貢獻。

秋葵视频安卓下载苹果下载_向日葵视频未成年禁止观看_中文字幕乱码高清完整版